豆饼豆饼ovo

好我们各自幸福。

马嘉祺|宇宙尘埃

  ||
  亓迹是被搀着一步三拐的走下去的,膝关节那里一动就疼的她紧皱眉头,面上却还是笑嘻嘻的打着哈哈。
  都说亓迹除了脸就没什么优点,也确实这样。
  
  中考也是踩着线进的高中,她成绩中上,却偏偏年轻气盛的相信自己能考上第一志愿,报志愿的时候不听劝,分数下来连自己都吃了一惊。
  
  岌岌可危,成绩下来的时候自小被父母当做骄傲的亓迹哭的一大糊涂,眼睛都肿了好几天。
  父母在一旁数落着她不听劝,但也是意识到了孩子心灵脆弱,安慰她道不管怎么样,分数不差太多托关系就进去。
  
  初中亓迹有些聒噪,话和她这张脸一样讨喜,被科任老师抓到还总有方法逗他们笑出声。
  属于闹天闹地的皮娃子,上课画小人写段子,就是不好好听课,到初三才觉得自己处于职高边缘,才开始认认真真的做好一个学生的本分。
  
  其实说到底,还是脸给她加了分,不然这初中三年,她不可能一个处分都拿不到。
  俗话说枪打出头鸟,可也要看这鸟是麻雀还是金丝雀了。
  
  今天是军训的最后一天,却偏偏惹了教官不开心,女生委屈巴巴的站完了军姿。
  教官也是于心不忍才把时间减到二十分钟,可对于这群娇生惯养的女生,平常的十分钟就要了她们命了,自然是叫苦不迭。
  
  “没事吧?”
  一到树荫底下,就有几个男生过来嘘寒问暖,亓迹笑了笑,摆了摆手。
  
  “喝水吗?”
  一个男生撑着树,问道。
  
  亓迹点点头,她现在看东西还是虚的,喉咙里仿佛有火在烧。
  
  闻言,男生立马殷勤的打算跑去买水,一个转身看到一个人靠在树上刚拧开一瓶水,眼前一亮,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拍了拍他。
  
  “?”
  男生抬睫,看了看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眸色暗了暗没说什么。
  
  “哎呦马嘉祺是你啊!”
  男生看到他立刻熟络的打起招呼。
  马嘉祺这个人在男生堆里可是名气大的很,不仅仗义得很,还在军训期间被许多女孩儿告白过,让他们是又爱又恨。
  
  “怎么了?”
  马嘉祺挑眉,问。
  
  “诶你知道那个,亓迹吧?”男生挑眉,一脸深意的对他说,还投了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嗯。”
  马嘉祺颔首,眼睛往他下巴努的地方看去。
  女孩正在闭眼休息,满脸通红,唇上有了些血色。
  
  “她要喝水,”男生拍了拍他的肩,“但是你知道小卖部还要跑很远,而且老李抓住了还得骂一顿。”
  
  老李是他们的教官,对人很严。
  马嘉祺想了想,又点头。
  
  “所以你的水...”
  男生拍了拍他的肩,措不及防的抽走他手里的矿泉水瓶,飞奔过去,还大声喊着,“谢了兄弟!”
  
  “...”
  马嘉祺看了看自己的手心,又看了看忙着献殷勤的男生,愣了几秒之后笑了。
  
  谢了兄弟。
  那瓶水我喝过。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