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豆饼耶-

日常尸系写手.

八味

  她倚着古树,拿碗酒一饮而尽,红纱被晚风和着尘扬起来,此番甚是美景。
  
  这倒不是人烟稀少的地儿,但并没有人理会这个姑娘,人来人往,匆匆的跑回家去结束一天的劳累。
  
  一个书生打扮的人路经此地,像是被黄沙迷了眼,竟不认得回去的方向了。
  束手束脚的走到他跟前,看到这双绝美的眼睛时忘了呼吸。
  这双眼睛细长,是个魅惑人心的 模子,可这姑娘让这泪坠在睫毛上,沁在眼尾上,多了几分梨花带雨,多了几分楚楚可怜。
  
  “姑娘...”
  羸弱的书生弱弱的出声,她眉头一皱,仿佛打搅了这女子的一池清梦。
  
  她抬眸,染红的眸子看向他,有种不言而喻的威严感。
   
  被她这么看着,到嘴边的问候也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再道时,便是与他原本的念想八竿子打不着的话:“姑娘这酒是哪家酿成的?”
  
  “这个?”
  她摇着碗里剩余的酒,看着上方人仿佛不沾染尘世的模样,笑着,眉目间尽是悲戚的模样。
  
  “一滴生泪,二钱老泪,三分苦泪,四杯悔泪,五寸相思泪,六蛊病中泪,七尺别离泪,而这第八味。”
  
  “便是孟婆伤心泪。”
  
   

坤廷-就这样牵着你的手


  “蔡徐坤你别碰我!”
  缩在一个犄角旮旯里的朱正廷,待转角街口的昏黄的灯光照在那张温润如玉的脸上时忍不住打着寒战喊了一嗓子。
  
  后者没有止步,慢慢逼近缩在死胡同角落的朱正廷,呼吸越来越近,由耳膜到脖子再到心脏。
  
  蔡徐坤的影子被灯光投射的极长,盖住了现在楚楚可怜的和只兔子似的朱正廷,鲜红的薄唇染上暧昧的色调,微微张口却是极其危险的音色。
  “怕了?”
  
  “没..没有!”
  
  “你音频抖得都快和核磁共振一样了。”蔡徐坤毫不留情的戳穿死鸭子嘴硬般的朱正廷,接着调笑般抚上他的腰,“布料挺单薄嘛。”
  
  “蔡徐坤!”
  感受到他的动作,万分羞恼的某人揪着他的头发试图制止他的后续。
  
  “嗯?”
  从鼻腔发出性感的单哼,掐了一把他腰间的痒肉,“皮了啊?”
  
  “怎么可能。”
  朱正廷一个激灵,接着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刚刚玩的挺嗨?顶胯都出来了哈?”
  蔡徐坤身子向前倾,下巴搁在他的肩上,有一阵没一阵的往他脖子上吹气染红了他的耳根。
  
  “那是意外...意外...”朱正廷心虚的摆摆手,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却没想到被耳根上的湿润感再度吓了一跳。
  
  “意外啊,那么...”蔡徐坤松开他的耳朵,用力的往他脖子上嘬了一个草莓,“这也是意外了。”
  
  “蔡徐坤!!!”朱正廷捂着脖子哀嚎,眼眶红彤彤的,好像只炸毛的猫一样用委屈巴巴的眼神控诉着投喂者的所作所为。
  
  “有点累。”蔡徐坤轻笑,搂着他的腰瘫在他身上,鼻尖使劲嗅着他身上的味道,“你好香...”
  
  -坤廷